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活动动态 >

肉搏战 我徒手抓住鬼子刺刀

[时间:2021-11-17 12:58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浏览:]

  70多年了,纪维高的头顶,有一块地方一直长不出头发。他的右手中指,也无法像正常手指那样弯曲。那还是在十六七岁的时候,日本鬼子给他留下的创伤。尤其是头顶那次受伤,差点让年少的纪维高丢了性命。

  但现在回想起来,纪维高的脑海里却是满满的自豪,留在他身体上的这些伤痕,仿佛一枚枚勋章,记录着当年抛头颅洒热血的青春岁月。

  纪维高是江苏人,在保应县(现改名为金湖县)长大。家里是典型的贫农,依靠租种地主的田地为生。

  保应县是新四军的老根据地。1940年,新四军来征兵,纪家的3个男娃陆续都参了军,纪维高被编入新四军第二师五旅14团2营。那年,纪维高才13岁,因为年纪太小,就被安排到营部当通信员。

  别看只是送信,执行起任务来可不简单。“那时候没有电话,全靠两条腿跑。部队每天都在移动,每到新地方,路都不认识,只能想办法问。”

  军情紧急,常常需要半夜送信。“晚上一个人翻山越岭,怕被蛇咬,就拿着一根棍子一边戳一边跑,一跑就是一个通宵。”

  不过,这和真正的危险比起来还是“小儿科”。纪维高曾经还把信送到了鬼子窝里,差点就回不来。“有一次,营部要给八连送信。我翻过一个山头,到了八连驻扎的那个村。可是八连已经不在那了。我就找了个老乡问。老乡见了我,急忙说:‘同志你快走!鬼子要进村了!’”

  纪维高赶紧调头离开。没想到,还没走出老乡家大门,鬼子就来了。“我身上有手榴弹,赶紧摸出来往鬼子堆里一扔,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,我拔腿就往阵地的方向跑。路上看到一条水沟,我就猫到水沟里,可算躲过了鬼子的追捕。”

  16岁那年,纪维高又差点送了命。那是1943年的一次战斗,日本鬼子的炮弹打到了新四军的阵地上,纪维高受伤了。弹片打到了他的头上,顿时鲜血直流。战场上医疗条件有限,卫生员跑过来,只能简单包扎一下。“那个时候,我们打的都是拉锯战,今天我们打过去,明天敌人又打回来。后来,部队要转移,伤病员都没办法带走,就把我们寄放在老乡家里。”

  因为缺医少药,纪维高头上的伤好不了,慢慢地就开始流脓了。“老乡想了个办法,用鸡毛蘸着淘米水,把我头上的脓水刷一刷。”

  但鬼子天天来扫荡,老乡只好把纪维高藏到了山洞里,趁着鬼子没注意,才能偷偷给他送点吃的。“头上的伤情不断恶化,后来我发烧了,差点死掉。”幸好,不久以后,部队又打回来了,救下了已经奄奄一息的纪维高。

  那年,部队在安徽和江苏交界处的桂子山和鬼子正面交锋,纪维高带头要求参加战役。“我跟指导员保证,当不了英雄,我也绝不当狗熊,杀死一个鬼子,就一个顶一个;杀死两个,我就赚了一个。”“本来是打狙击,后来,我们冲锋反击,冲到了鬼子面前。”说时迟那时快,一个鬼子挥舞着明晃晃的刺刀,向着纪维高就刺过来。纪维高没有退缩,迅速地徒手抓住鬼子的刺刀,狠狠往后一拉,鬼子栽倒在地上。“我赶紧抬起脚跺他脑袋,这时战友也冲过来了,就一枪毙了他。”

  那次战斗,打得很艰苦,一个团打到最后就剩下一个营,歼灭了鬼子的一个连队。因为徒手抓刺刀,纪维高的右手受伤很重,但在战场上又只能简单包扎一下,这也导致他在此后的几十年里,右手中指都不能正常弯曲。神经断了,他说。

  纪维高还清楚地记得:“我们营里有一个理发师,冲锋的时候他也冲了。他没有武器,就抢了敌人一把指挥刀,一连砍了9个鬼子,回来以后立了大功。”

  抗战胜利以后,纪维高继续留在部队服役。1950年,解放厦门的战斗打响,纪维高也参加了那场战争,那时,他已经是个连长,负责从集美攻进厦门。

  解放厦门的战斗打得很快。后来,为了守护海防前线,纪维高几经波折,最终留在了厦门,此后还经历了与金门的炮战。

  经过介绍,1956年,纪维高与厦门本地姑娘吴素珍成了家,生育了4个子女,现在已经四世同堂了。

  最近,他的身体不大好,每天都要到医院打点滴。尽管如此,纪维高仍然觉得,他这辈子,就是赚了这一条命。“我的很多战友,都在战斗中牺牲了。我们曾经一起吃饭、一起睡觉、一起上战场,可是他们都不在了。”纪维高红了眼眶,摇了摇头,“不能想,很心酸。”

  根据厦门市档案馆公布的抗战档案,1938年5月10日凌晨,日寇从五通登陆厦门,13日厦门沦陷。日军在向市区进犯的过程中,沿途见人就杀,老弱妇孺也难逃其魔掌。

  在搜刮房屋的过程中,如果门户是开着的,便窜入抢劫杀戮;门户关着的,对敲门来不及开者立即放火,连人带房一起烧成灰烬。日军所到之处,杀人、放火、奸淫、掳掠,无恶不作。

  五通是日寇登陆点,遭遇也最惨,有一户人家,老少7人被日寇一一残杀,惨不忍睹。

  日军进攻市区的时候,市民们纷纷渡海往鼓浪屿避难。日本侵略者出动飞机,丧心病狂地扫射、轰炸渡海中的难民,死伤的人很多。5月15日,有些来不及撤退的壮丁义勇队队员,被日军逐至鹭江道海边,用机枪扫射,只有极少数人跳进海中幸免于难。从此,厦门进入鸦片战争以后100年最黑暗的时期。

  在日军占领厦门7年零4个月这漫长的苦难日子里,日本侵略者给厦门人民带来极其深重的灾难。

  根据战后1945年底厦门市政府调查统计,1938年5月至1945年9月,厦门市无辜民众伤亡总数1125人,其中受伤125人,死亡1000人。同时,在日寇军事进攻和占领期间,厦门市35%左右的房屋遭到破坏。导报记者 钱玲玲

  今年,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。即日起,导报推出抗战系列报道《烽火岁月老兵传奇》,并向社会广泛征集抗战线索。

  如果您是抗战老兵或其后代家属,如果您家有抗战年代的老物件,或者其它与抗战有关的线索,欢迎与我们联系,讲述抗战故事。

网站首页产品简介活动动态动态新闻文明建设成功典范